Black楔_511

高三升大一,之後可能都不太會更文,只要有時間就會更的,謝謝大家

凹凸長篇同人文 新生(8)-大厅区域

*此文已做更正,安里的對練對手已改掉了喔~對象是誰我相信大家都很容易可以猜出來( ̄∇ ̄)

到了大厅休息区,我如願以偿的获得终端所配予的休息房。

在休息房,最基本有床、淋浴间供参赛者使用。愈高级的房,所耗积分就愈高,房里设备也愈好,而且当高级到一定程度时房间甚至会有阳台能让使用者尽情地鸟瞰大厅下方的风景。

为了节省开支,我毫不犹豫就选了最便宜的基本房,里头的床微硬、浴室不大、只有一扇窗。

汗流浃背的我迫不及待的进入浴室想洗去一身黏腻,但当我一打开门时我想到一个问题。

没有水怎么洗澡啊?

“叮叮叮~”我暗了房里的客房服务按钮,不久,有个机器人来到我的休息房。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服务型机器人道。

“请问附近有井吗?”我说。

“井!?”机器人诧异的道,“你找井做什么?”

“提水进来洗澡啊~”我理所当然地道,“没水怎么洗澡?”
“没有水!?”机器人又再次诧异道。

“怎么了?”换我狐疑道,“难道这里生得出水?”

只见机器人用著“你是在我耍我吗?”的神情看著我之后,便走进浴室将一个东西往上推,顿时,有水跑了出来。

“哇哩!还真有水耶!”我惊讶地大喊,“你好厉害!怎么做到的?”

“你没看过水龙头?”机器人问道。

“什么水龙头?”我摇了摇头道,“我完全没聽过这玩意儿”

在威洛剋星,水的取得都得靠自己到井边(挖取地下水后所造)或是交易后再取水后搬到自家水缸里储存,当要洗澡时得另外拿个桶子装洗澡时要用的水,之后再烧水,然后把桶子推进浴室里之后,再开始用石蚕的丝所做的净身巾刷洗身体并用瓢子舀热水冲身。

“这便是我的洗澡方式”我向机器人说道。

机器人聽完我的介绍后,改用“又是一个奇葩”的眼神看我。

“这场大赛真是召集了各式各样的人”机器人感叹后,并爬上了马桶指著水龙头道,“既然如此,我就教你如何使用这儿的淋浴设备吧~”

之后,机器人为我做了一系列的详细解说,讲到最後我们愈讲愈起劲,甚至开启了【学生提问,老师解答】的模式……

“你说那叫莲蓬头、这叫水龙头,它们的水从哪来的?”

“我们这儿有良好的输水系统,在墙内埋藏无数个水管可以将水输到这来”

“为何一打开就有水啊?”

“运用水压原理”

“水压原理?”

“好比是你们挖地下水时,偶尔会找到自动从底下喷水的湧泉吧?”

“没错!”

“那也是因为水压的关系……”…………

当我们终于讲完时,我向机器人道谢,而机器人也带着“好久没有如此成就感了,之前都被参赛者欺负”的复杂神情离开休息房。

“呼~原来还有这种引水技术,到时候回去时一定要跟大夥儿讲”,我开心地脱下衣物并发现时间已过了半个小时。

“还是趕快来洗澡吧~”……

洗完后我先套上房内给予的休閒衣再将自己的衣服洗一下并晾在一旁。

“呼~好累喔~”我全身瘫软在床上,“等衣服干前先睡在一下吧~”

很快的,我进入了梦乡。

…………………………【梦】……………………
我在石晶树森林里穿梭著,找寻石晶树的结果区。

往前继续走着,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人影……

“那不是吉米吗!”我惊讶地道并朝那跑了过去。

“吉米!吉米!我好想你喔~”我扑到她的背后便紧紧抱住了她。

“安里,放开我!”吉米的声音异常低沉地道。

“吉米,妳声音怎么变了?”我担忧地问著。

“因为我不是吉米!”那人回了头咬牙切齿地道,“我是格瑞!”说完,他不知从哪拿出烈斩要往我身上砍。

“啊!!!!!”
………………………………………………………

“啊!!!!!”我上半身坐了起来!

惊魂未定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休息室,我深深鬆了一口气。

『天煞的!』我烦躁地站起身来、打理自己,『竟然梦到那傢伙!』

不得不说,和格瑞的那一场小斗,造成我不小心理阴影。

“参赛者安里,你的【基本休息房-2小时】时限已到,一共是1300积分”服务型机器人出现在房门口。

从我的积分库自动扣去1300分后,服务型机器人说了句“谢谢惠顾”后,并没有马上离开。

“怎么了?”我看向它。

“嗯…”它欲言又止,最後像是下定了决心,和我道“以后累了就再来这,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说完后,立刻消失在房门口。

“谢谢你了”我朝着门口道,“你们大厅休息区服务这么好,我一定会再来~”

充分的在凹凸大厅休息过后,我的元力与体力都已恢復的差不多了。

我大致上做了个暖身后便迫不及待的又点开任务栏找寻下个要解的任务。

“嗯嗯……这是”我点了一个任务,用手指操纵数据面将字稍微放大。

任务内容是-於凹凸大厅的战斗区和一位参赛者用【实战模式】战斗且战赢便可达成任务条件

“任务完成条件挺少的”我点了点头道,“要不就就先解这个吧~刚好我又位于凹凸大厅,可直接过去~”

打定好主意后,我便朝着战斗区走去。

一进入战斗区平台,我看到面前有一台很大的终端机,与领取技能时的终端机一点也不同。

此时,我所站的平台发出了紫光,然后如同上次领取技能时,被一层白色满是数据的墙给围住。

“欢迎加入凹凸大厅战斗区系统,您是第326号加入者”系统音持续道,“接下来为您解说战斗区的使用规则与战斗模式………

战斗模式有两种:【练习模式】、【实战模式】
1.【练习模式】规则-
於此模式时,有分个人和团体的类型,加入者在决定要什么类型之后便可自行邀请练习对像,若是被邀方不接受此模式便不能开始,有这限制是为了防止参赛者间的针对,也可确保加入者能与自己想练习的对像一起对练,然而,若是一直邀请他人都没有人肯与自己对练,可以按下“随机”的按钮,系统会自动帮你选择也是按下“随机”钮的练习对像

2.【实战模式】规则-
此模式也一样分成个人和团体的类型,不过在这里,你的战斗对像完全是由系统随机决定,且还纳入了积分奖励,双方谈好战斗胜利条件(例如:比谁跳的高就算赢)、战斗规则、场地模式与胜利获得积分并由系统判定确认后双方便可开始战斗,顺带一题,场地模式是指加入者指定战斗环境后系统会为您弄出仿真环境与屏障物让战斗更具真实性,然后赢方可获得奖励积分,事先声明,奖励积分是从输方那儿的积分库扣除给赢方的

换言之,【练习模式】与【实战模式】差別只在于胜利的一方有或无积分奖励,而要拿取积分前得要先拿自己的积分作为赌注喔~”系统音兴奋地道,“那么~讲解到此结束,祝福您能体会与他人战斗的奥秘喔~”

一说完,数据面便出现了【练习模式】与【实战模式】的两个按钮。

『原来【实战模式】所得积分是从参赛者的积分库来的』我摸了摸下巴思索,『看来不能贸然直接参加【实战模式】!若是一输便会扣除积分也不能完成任务……』

只剩不到两周时间预赛便会结束,目前的我担不起可能会失去大量积分的风险……

一番考虑后,我决定还是先去【练习模式】练练手再去【实战模式】。

当我一按下【练习模式】,数据面便跑出一堆加入者的名单。

我快速选择了【个人-随机】之后,眼前的名单便开始跑动……

“您已选择【练习模式】之【个人-随机】”系统音道“马上为您随机选择对手,请稍等……”

“不知道会是什么对手”我兴奋地等待着,“有些紧张呢”
过一段时间,名单停止跑动,系统音再次出现。

“已挑选完毕,您的对手为第52号加入者,那么,进行场所传送…… ”

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站立的地方震动了起来,接着,脚下地板成了个圆盘并开始往上升……

“哇!”我惊叹道,“原来战斗场是在上头啊!”

於上升过程中,周围的数据墙已换成其他参赛者正在战斗的画面,有人使用召唤兽对战、有人是团体抢地盘战、有人是打肉搏战……看著看著,自己也跟著热血沸腾。

『【实战模式】真是激烈!大家都是拼了命在战斗,都是为了要赢取积分!』我抓牢了手中的十字晶刃,『我在【练习模式】也不能马虎!要好好认真训练!』

把每一场对战当作真正的战斗,不可以掉以轻心!

不可忘记自己是在凹凸大赛-是所有人拼了命都想要赢的大赛!

“第326号加入者,您的对战场已到……”

一瞬间,圆盘静止,周围播放各房战况的白墙消失,眼前出现了超大的一个空间。

对面不远处一个人站了一个人…

“呦!”我向对方打声招呼,“你应该就是第52号加入者了吧?”

只见对方头戴了绿色羽帽、脖颈围了个红色围巾、双手穿着黑色的露指手套,全身上下散发着警戒的气息。

“我是你的练习对手,叫做安里”我礼貌地问了问对方,“那麽你是?”

待续…………………

凹凸番外篇→关于各位对于''要自我了断的人''之反应(2)

不得不說,《自傷無色》這首歌帶給我震撼真的不小T_T

某记者正要被带入鬼天盟,不停大声呼救……

记者: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跪着舔不萌啊~

鬼狐天冲:要不是看上你的天分能为我所用,早就赋予你解脱了!

记者:啧啧~没关係,这种时候还是要专业!(转向莱纳)

6.受访者:莱纳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莱纳:…………(瞪了记者一眼后不理)

记者:(不死心)若你看到有鬼狐天冲在你面前要自我断,你会如何?

莱纳:不准直呼大人的名讳!(将匕首弄得更近)

记者:果然扯到鬼狐才有反应啊~

鬼狐天冲:莱纳,直接把他宰了

记者:………………

在千钧一髮之际,有个烟雾弹从天而降,瞬间所有视线被浓烟复盖……

等烟散去,记者感觉到被一个尖端物提着自己的衣领,飞在半空中……

“是你!”鬼狐天冲恨恨得看着我上方,“星月魔女凯莉!”

“鬼狐天冲,你真是死性不改,到处在招揽人马”凯莉撇了撇嘴道,“上次你打扰我看戏,这次就别怪我打破你的计划!”说完,又引爆一颗烟雾弹,迅速带着记者逃离现场。

7.受访者:凯莉
记者:哎呀~真是谢谢你啊!凯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肯不肯赏个面?

凯莉:本小姐忙着玩耍呢,有事快说吧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凯莉:那人是你吗?

记者:当然不是!!

凯莉:只要不妨碍到本小姐,我是什麽事情都不会做的

记者:妳不会想救他吗?妳刚刚可是救了我呢

凯莉:哈哈哈哈~你儍呀~救你只是因为不想让鬼狐天冲得逞罢了~再说,既然那人想自我了断,本小姐就算是救了他这次,难保下次他又会自寻短见,倒不如别救了~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记者:好像挺有道理的…

8.受访者:金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金:当然是全力阻止他!不管跟我有没有关係,同样身为人就得尽全力帮助他人!

记者:若那人执意要呢?

金:我会用矢量冲击打醒他的脑袋!

记者:狂喔!少年

9.受访者:紫堂幻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紫堂幻:我会先抚平那人的情绪再慢慢劝劝他

记者:你会怎麽劝?

紫堂幻:嗯……劝他重拾自我吧~

记者:有什麽例子吗?

紫堂幻:嗯……像是我原本不管怎麽努力还是属于最弱的那一拨,后来为了变强而捨去了斯巴达小队
,结果到最后,我体会到能力进化的奥秘还是斯巴达小队!

记者:原来如此~~好励志啊~

10.受访者:你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大家不妨可以思考看看这个问题,若遇到类似情况你会怎麽做呢?

凹凸访问…………结束

凹凸番外篇→关于各位对于''要自我了断的人''之反应(1)

最近聽【自傷無色】這首日文歌,突然有點感傷便寫了這篇,希望藉由凹凸人物詼諧的反應讓自己得到一些安慰

1.受访者:格瑞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格瑞:我会阻止并告诉那人,这世上还有美好的事物,例如:牛奶

记者:所以格瑞你认为牛奶可以拯救世界吗? Σ(*゚д゚ノ)ノ

格瑞:还行吧

记者:.............  (⊙ ─ ⊙)

2.受访者:雷狮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雷狮:我们海盗团的宗旨是看到弱鸡就要踩,我会先踩他几脚并给他个痛快,这种意志力薄弱的傢伙不配活在世上

记者:看来,从某方面来讲,雷狮你也挺看重''生''的 (´ΘωΘ`)

雷狮:那当然~我都还没有船呢~怎麽可以死?

记者:原来得到一艘船是你的人生目标啊~ ( • ̀ω•́ )

3.受访者:嘉德罗斯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嘉德罗斯:那人是渣渣吗?

记者: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д`)┌

嘉德罗斯:若不是渣渣我会逼他先和我打上一场,若是渣渣我会直接叫他去死,因为他连当渣渣的资格都没有!

记者:恩~这种答题风格,你的确是假的螺丝没错了~ლ(́◕◞౪◟◕‵ლ)

嘉德罗斯:看来你很想尝尝神通棍的威力

记者:对不起,我脑子犯抽  (°ཀ°)

4.受访者:安迷修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安迷修:我的骑士道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会拚命阻止他并和他分享我的人生经历

记者:什麽经历? (*´・д・)?

安迷修:好比是我每次救了一个女孩时,总是被打枪的悲凉回忆.....

记者:听起来的确是很悲惨 இдஇ

安迷修:是吧~是吧~说不定那人听了之后又会燃起生的欲望啊~

记者:你是到目前为止,答案最正常的了(感动ing~)

5.受访者:鬼狐天冲

记者:若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要自我了断,你会如何?

鬼狐天冲:我会阻止他并邀请他加入鬼天盟

记者:跪舔萌?

鬼狐天冲:........... (눈言눈)瞪!

记者:您继续~~ (≖ᴗ≖๑)

鬼狐天冲:(顺便宣传)加入鬼天盟吧!在这裡,我们便能超越前头的高手和天才!在这裡,我们不是他们脚底的沙粒而是吞噬他们的沙漠!哈哈哈....

记者:你怪怪的.....

鬼狐天冲:我看你也挺有天分的,要不加入我们鬼天盟?

记者:我还是算了吧~=皿=

鬼狐天冲:莱纳

(莱纳的匕首比著记者)

记者:臥槽!这是要强逼我入盟的节奏!?

访问待续...........

凹凸世界長篇同人文 新生(7)-小斗

我绷紧了神经,全身冒著冷汗。

『创世神存心要玩死我呢!今天什么都让我遇上了』我怨念地看著蓝天,『体力和元力才恢復了一点就给我碰到大咖?』

''快点回答我的问题''格瑞冷酷地道,''我没有多少耐性''

''呃..能不能...先把刀.....拿开呢?''我战战兢兢地道''这样...很...危险...的''  快点移开啊喂!!!

''嘁!''格瑞冷''嘁~''了一声,将烈斩扛回字机的肩膀上。

我转了个身与格瑞正式打了照面。

只见对方眼神锐利、眉头紧皱,浑身散发着''你再不快点说,哥就拿刀砍你''的气息。

''我那时不是躲在一旁''我慌忙解释道,''我只是在一旁休息''  (←_←)

''在一旁休息?''格瑞疑惑道,''你在阴森森的嚎哭地穴前面休息?''他用著''你真是个奇葩''的眼神看著我。

''是真的!''我快速回道,''那时我刚破完【嚎哭地穴】后便到一旁休息,过了没多久后,您就来了!''  \(°o°;)

''你在我来前就在旁边了?''格瑞说到这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面露兇光,拿起烈斩对着我,''难不成,你也看到了....记忆?''(;☉_☉)

聽到这话,我真想抽死自己。

''没有没有,什么记忆、什么东西,我完全没看到啊!''我挥了挥手''我承认我有看到你们在用一块石板,但记忆什么的我不知道啦!''我就装傻!就装傻!

''哼!''格瑞兇狠盯住我,''在解读状态时,谁看到那石板,谁便可以看到那个记忆!''格瑞露出警戒的眼神,''看来你也看到了!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了!''

我还是把自己抽死算了.....

''格瑞大人,求您啊!''我跪在地上不停弯著头''真的只是路过啊!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

''这么说,你承认你有偷看了?''格瑞道。

格瑞大大,求你別再说了!( TДT)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露出诚恳的眼神望向格瑞,''格瑞大人,你看起来就是个面目慈善的人,饶了小的一命吧!''

''马屁什么的我已经聽得够多了''格瑞瞇起了眼睛,''说吧!有什么遗言?''

''我真的不会说出去啊!''我激动地喊道。

''求你相信我!格瑞大人!''
给我相信啊!混帐        !

话才一说完,格瑞就挥动了烈斩,朝我发出了一击,顿时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声。

『在凹凸大赛里,不能相信任何保证』格瑞冷酷的望向刚刚攻击的地方,『只能斩草除根了!』

格瑞才刚这么想完,便震惊地看到我从地上爬起来的身影......

在格瑞挥刀的那一剎那,我快速变出两把大晶刃交叉在我眼前当作防护罩,成功挡住了烈斩的一击。

''混帐!((╬ಠิ﹏ಠิ))你还真的给我攻击了!''我生气地格瑞的方向吼道。

这傢伙真是觸碰到我的底线了!!!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安里吐嘈模式】─启动
''你这头发看起来像抹了一堆发胶骗身高的傢伙!''我指著格瑞道,''你那什么破回忆姐才不屑大肆宣扬哩!!''

我換了口氣,继续道,''还有,你小子排名第二?有种不要用烈斩,直接用手脚和姐斗啊!''

说完后,我的【吐嘈模式】立马解除并喘了好多口气。

其实才刚一说完我就后悔了,骂是骂爽了,但接下来就有得我受了......

原本以为格瑞会二话不说马上用烈斩再往我这攻击,没想到.....

''这可是你说的''格瑞瞇起了他紫色的眼睛并将烈斩插进一旁的地上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你随时可以攻过来''

怎么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了啊喂!

''不...那个.........''  ( -_-# )

''饶了你不是不可以''格瑞打断我道,''给你三次机会,若能碰到我一下,我便放你走,如何?''

『什么?』我惊讶地看著格瑞,『这混蛋给我机会?』

''好!''我放下了晶刃,双手握拳,''那我就上了!''说完,我快速冲向格瑞。

『格瑞使用元力武器时很强大,只能赌赌他的拳脚功夫没有那么厉害了!』我心裡想。

''喝!!!''使出浑身的力气,我朝格瑞的身上抓去。

''太慢了''格瑞轻松地就避掉我这一爪,顺便伸出了脚使我跌在地上。

''呜!''◎☆(♯××)┘

我趴在地上,手忍不住摸了摸发疼的下巴。

''你已失去了一次机会''格瑞站在一旁、斜眼看我道,''还有两次''

''可恶''ヽ༼ ಠ益ಠ ༽ノ

我站了起来,盯着离我只有几小步距离的格瑞。

『只要能碰到他一下』我细细观察他身上的装束,思考我最有可能碰到的地方。

当瞄到他身后的地上与他口袋旁的裤带时......

“喝!喝!喝!” o(-`д´- 。)

我又开始新一轮的“抓击”,左手右手不停交替轮流向前抓格瑞,而格瑞则是身形敏捷的一直往后闪。

“哼!还是一样的模式”格瑞冷声道。

直至格瑞退到一定距离时,我暗道『上钩了』并在格瑞将左脚往后伸时,去抓他右脚的长裤带。

现在支撑点都在他右脚上,他右边不太好闪,是抓击的好时机!

“看来,第二次机会你也要失去了。”格瑞道。

只见格瑞像是早预料到我会抓他裤带一般,右脚也跳了起来……

『她想趁着我重心转移时把握抓击的时机』格瑞心想道,『不能如她的意……』

在格瑞想到这时,我露出了“得逞了”的笑容。

只因为格瑞左右脚的著地点,都有颗石子。

当格瑞脚底碰到石头时,无可避免他身体向后倾倒。

在那一瞬间,我看到格瑞的眼睛朝我露出惊讶地神色……

“就是现在,喝!”没错,我前面故意一直往前攻击让格瑞慢慢的後退,就是要他往后跳时踩到这些碎石造成他重心不稳。

而且,我真正的目标不是要抓他的裤带,而是他骗身高用的长头毛啊啊啊!

当我手抓到他一搓白发时,格瑞竟顺势单手顶地翻了个觔斗,同时用另外一只手拉着我的衣服使我跌了一跤。

该死的!不仅没让对方摔成反倒让自己给对方弄跌了!

只见我悲剧地脸直接碰地……

“这局,是你赢了。”格瑞看著倒在一旁一动也不动的我,拍了拍右手手套上的粉尘。

“除了嘉德罗斯外,你是第一个敢向我发起挑战的人”格瑞开始向前去拿他的烈斩,“我饶了你这一次,但若让我发现有其他人知道的话……”

格瑞拿起烈斩,眼珠子瞪往我那个方向。

“你不会再有活命的机会了”说完,格瑞迈起步伐,离开了。

我维持那个姿势一阵子后便翻了个身、看向天空。

幸好最後关头我成功碰到他了,不然今天就会交代在这儿!

“气可修!”我朝着天空大喊。

这就是我第一次与格瑞相见时的情景。

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到,之后的凹凸大赛,都会无可避免地与他合作,甚至是成为队员关系。

在不远处,有人在一旁看到这一切。

“嘻嘻嘻嘻呵呵~”黑洞兴奋地笑着,“真的是好有趣喔!他们怎么不继续呢?”

它坐在一棵树上,脚不停地来回晃动。

“这里又不好玩了~去下一个地方吧~”说完,它身形扭曲,消失在这棵树上。

还尚未完全恢復元力的我,打算回凹凸大厅那的休息区放鬆一下。

在去的途中,我开始结算今天的收获。

“有了一开始意外获得的5000分再加上自己赚的3500分,我现在有8500分了”我点开排行榜,看著自己的排名从1308名前进至1009名。

『看来愈到后面,排名会愈来愈难前进』我思索地想,『更何况到了休息区后免不了要花些积分,所以排名还会往后一点』

“不急不急~”我甩了甩头,“我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可以努力”
关掉画面后,我决定暂停思考。

今天遇到太多事了,多到让我觉得在这场大赛里根本时时刻刻在拚命。

若是不继续向前,就会输了这场比赛。
因为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高手和天才!
看著美丽的夕阳,我双手合掌,在心中祈祷……

目前,我只祈求一件事-
至少在预赛结束之前,不要让我再遇到格瑞!

待续……

挑戰用第一、二、三人稱寫本命

本命之一:利威爾·阿克曼

第一人稱:      

被艾爾文從地下街帶來調查兵團的那一天,我以為我算是掌握自由了,畢竟還有什麼事情比離不開那骯髒的地下街還更糟的嗎?在第一次壁外調查的前一天,夜空中的星星非常亮,亮到快刺痛我的雙眼,那時的我認為那片夜空是我此生見過最美麗的夜景了,不僅是因為沒有地下街的頂
………………
還有與弗蘭、伊莎貝爾結下名為''信任''的約定。

我沒有想到,那個''信任''竟讓他們的生命畫下休止符。

低頭一看,是他們的頭顱。抬頭一望,是灰暗的雨空。

我開始贈恨起這樣的自由、這樣的天空!

在壁外調查結算死亡人口時,我抑制不住怒意想殺了艾爾文,而他向我秉明了一切並告誡著我:

     ''不要後悔!後悔的記憶會讓人無法果敢地做出決斷,會讓你想把決斷權交給別人,如果到了這一步,死就離你不遠了'''

之後的壁外調查,看著艾爾文一次又一次面不改色踏過他夥伴的屍體,我漸漸地釋懷了

人類的敵人,始終是巨人!

不知不覺中,我待在調查兵團的時間長到自己也記不清,於過程中累積不少經驗,也有了不少部下。

他們雖然在背後說我冷血、無情、神經質,卻總是在我砍殺巨人時露出傾慕的眼神。

''利威爾兵長,可是所有兵團中生存率最高的喔!號稱人類最強!''

我想告訴他們,我為了不後悔,可是拼命地壓抑自己。

無悔的我,有時候連喝杯苦咖啡,都覺得是甜的。

第二人稱:

你被艾爾文從地下街帶來調查兵團的那一天,可說是極度的不配合,甚至是要你在大家面前自我介紹時,你也只是擺了臭臉說了句''利威爾''。在你第一次壁外調查的前一天,我無意間看到與夥伴看夜空的你,只見你眼神柔和的看著天空後,用著與平時不同的溫和語調與你的同伴說''我相信你們'',嘴角微微的上揚。那時的我認為,你的那個笑容是我見過最燦爛的笑容了。

令人措手不及的是,讓你露出笑容的夥伴於隔天的壁外調查中不幸逝世。

我於其他分隊中看著你的身影。

那時天剛好在下著雨,使我不能確認你低頭看自己夥伴頭顱的一瞬間,眼角流出的究竟是雨水還是淚水。

過了一會兒,你將頭抬起來看著烏黑的天空。我能明顯感覺到,你這次看天空的眼神與昨天看夜空的眼神完全不同,帶著深深的憎恨。

在壁外調查結算死亡人口時,你抑制不住怒意想殺了艾爾文,而艾爾文向你秉明了一切並告誡你:

     ''不要後悔!後悔的記憶會讓人無法果敢地做出決斷,會讓你想把決斷權交給別人,如果到了這一步,死就離你不遠了'''

之後的壁外調查,你看著艾爾文一次又一次面不改色踏過他夥伴的屍體,你漸漸地釋懷了

你已明白,人類的敵人,始終是巨人!

不知不覺中,你待在調查兵團的時間也很長了,於過程中你累積不少經驗,也有了不少部下。

雖然很多人在背後說你冷血、無情、神經質,卻總是在看到你砍殺巨人時露出傾慕的眼神。

''利威爾兵長,可是所有兵團中生存率最高的喔!號稱人類最強!''

我想告訴你,如此強的你可是全人類的信仰。

而且你很多的部下發現,你時常喝著超苦的咖啡,都不需要加方糖。

第三人稱:

利威爾被艾爾文從地下街帶來調查兵團的那一天,可說是極度的不配合,甚至是要他在大家面前自我介紹時,他也只是擺了臭臉說了句''利威爾''。在利威爾第一次壁外調查的前一天,他與夥伴坐在外頭,看著滿天星空。利威爾本想自己一個人去壁外調查,但卻拗不過夥伴懇切地祈求,最終,他向夥伴說相信他們並允了他們一起去。那時的利威爾認為,巨人雖然危險卻不會威脅到他們。

他萬萬沒想到,明日的壁外調查會粉碎了這一切。

在利威爾驚覺奇行種往自己夥伴們的方向而駕著馬趕過去,一切已無法挽回。

他狼狽地跌下了馬,一睜眼就看到伊莎貝爾的頭顱就在自己眼前。

此時,在一旁的奇行種看到利威爾後,便吐出口中叼著的屍體。

那個屍體,竟是利威爾另一個夥伴─弗蘭。

在這一瞬間,利威爾的世界停止了。

利威爾只感覺到強烈的殺意掌控自己的全身,使他瘋狂的砍殺眼前的奇行種。

當利威爾終於給奇行種致命一擊時,他忍不住發出了幾聲悲鳴。

同伴的死像在眼前歷歷在目,使利威爾抓緊手中的刀刃,眼神憎恨的看著天空。

在壁外調查結算死亡人口時,利威爾抑制不住怒意想殺了艾爾文,而艾爾文向利威爾秉明了一切並告誡他:

     ''不要後悔!後悔的記憶會讓人無法果敢地做出決斷,會讓你想把決斷權交給別人,如果到了這一步,死就離你不遠了'''

之後的壁外調查,利威爾看著艾爾文一次又一次面不改色踏過他夥伴的屍體,他漸漸地釋懷了。

利威爾明白,人類的敵人,始終是巨人!

不知不覺中,利威爾待在調查兵團的時間也很長了,於過程中他累積不少經驗,也有了不少部下,甚至還有了自己帶領的戰鬥團─利威爾班!

雖然很多人在背後議論利威爾冷血、無情、神經質,卻總是在看到利威爾砍殺巨人時露出傾慕的眼神。

''利威爾兵長,可是所有兵團中生存率最高的喔!號稱人類最強!''

聽到有人這麼稱呼他時,利威爾沒什麼反應,只是眉頭會微微的皺了起來。

而且利威爾時常喝著超苦的咖啡,都不需要加方糖。

凹凸世界長篇同人文 新生(6)-初见

我站在最终关卡的入口前。

还没有进去,我便看到里头有好几只鼠妖在裡面徘徊,与第一关的鼠妖相比,体型明显又增大了不少。

再来是里头的地形,不像【机关之路】里是平整的,整个地面、甚至是墙壁都凹凸不平更让人识別不出哪些地里藏有机关纽。

我向四周观察,发现左墙上又刻了一些字。

''这次又写了些什么呢?''我眼睛快速扫过上面的内容。

根据内容,【嚎哭地穴】的最终关卡名为【综合之道】,是结合了【鼠妖之巢】与【机关之路】所设计出来的关卡,参赛者不仅要对付强化的鼠妖还要躲避更复杂的机关。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地道,''这就是为什么一刚开始的岔路不管选左或选右没什么差別的原因了!''

因为连这两种关卡都无法通过的话,更別说要通过是它俩综合版的最终关卡了,而那个岔路只是个幌子,要让参赛者误以为两条路所选择后的结果会大不相同,让你不敢掉以轻心!

''真是太有意思了这个副本任务''我讚叹地道。

不管是多么困难、怪异、简单的任务,它们本质上的目的就是要让参赛者从中获取积分、经验和训练,而这【嚎哭地穴】不仅完美地切合任务的本质,在一开始的选择关卡便暗示参赛者:不管是什么选择,结果都只有两种......

不是成功,就是失败。

这就是这场凹凸大赛的真谛!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晶刃準备好后,我一股作气地冲了进去...

【嚎哭地穴最终关卡─综合之道】开始!
鼠妖注意到了冲进来的我,便张牙舞爪的朝我这奔过来,而我正要朝牠的耳朵刺下去时,箭的机关被启动,往我这个方向射。

''该死!''由于身体的惯性,右手往前刺的动作我已来不及制止,只能改变刺的方向。

而鼠妖便抓到我这一攻击空隙,狠狠地就要往我肩膀一咬。

在千钧一发之际,箭刚好射到了鼠妖的眼睛,使牠的牙齿只有微微划破我的袖子后,便滚到了一旁,痛苦嘶吼。

此时,在我左右墙壁出现了多条铁鍊,它们像是有生命的鞭子似地,不停往我驻足的地方打来,且每隔几秒,便会聽到''嘶嘶~'',正当我怀疑那是什么,有一隻鼠妖想从后面偷袭我,我往一旁躲避后,铁鍊刚好打中了那只鼠妖,之后''嘶嘶''声一出现,那只鼠妖便在我眼前活活的被热熟了!

铁鍊有''嘶嘶''声,原来是因为有通电!

『要是被这电击鍊弄到,就会被电死!』我冒著冷汗心想道。

为了躲避致命的机关,我就废了不少心神,再加上强化的鼠妖不停上前攻击我,光要歼灭一隻就让我倍感艰辛。

我跳起身来,变出很多小小的晶刃并瞄準上前攻击的两只鼠妖。

渐渐地,我的体力开始不支。

『这样硬上不行!』我脑袋快速地运转著,『到底还有什么有效率的方法?』

此时,在我刚进来时出现箭机关的墙壁上,出现了新一轮的箭机关,齐齐地往我这方向射来。

『原来不是箭射完后那机关就停止,过一段时间又会启动继续攻击参赛者』我在心裡暗道。

在我忙着跑来跑去迴避时,眼前又有一隻鼠妖重了箭而倒地。

这一个画面又让我想到刚进来时,有一隻鼠妖也是中了机关箭而受伤的....

等一下!也是中了机关箭?!

我变出一把晶刃将一面墙上拉动弓矢的机关给削坏后,我快速的奔到那面墙壁前。

由于墙凹凸不平,使我徒手爬上去时非常容易。

成功爬到上面后,往下观察到不少鼠妖的尸体。

大部分不是死于机关箭就是死于电击鍊。

『既然如此,我何不利用机关来帮我灭鼠妖,利用鼠妖帮我挡机关呢?』我持续思索道,『方才在外面看到徘徊的鼠妖们,牠们都没有觸动机关,反而我踏入没几步,机关便启动了』想到这里,我灵机一动,『难不成,启动机关的条件不只是踩到吗?』

我立即看向另一面有埋藏箭机关的墙以及出现电击鍊的墙,只见这些机关武器正缓缓地收回於墙壁,鼠妖们则不停跑动。

为了证实猜想,我看向埋藏箭机关的墙与出现电击鍊的墙壁,只见这两项机关渐渐的收回到墙壁的细缝里,好比是伺机而动的野兽一般,当参赛者一来便会启动发出攻击。
''恩.....另一个条件究竟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时,我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后摆好像勾到了什么,往后头一看发现有一大堆的细线,细线上挂着许多小铃当。

细线跟著我的动作而带动了铃铛,发出''叮当叮当''声,聽觉敏锐的鼠妖立即抬头,往我所在的位置看过来。

''糟了!''我看向地面,''鼠妖发觉我的所在地了!''

只见鼠妖们成群结队地在我所在的墙壁前,尝试着要往上攀爬,幸好牠们手脚短无法支撑体重,因此只能在下头用爪子刮著墙壁,并朝着上头张嘴吐舌。

''可恶!只能先用元力技能驱散一点鼠妖了!''我在左右掌心上方变出了很多小晶刃。

小小晶刃随着我的手势,快速刺向下方的鼠妖们。

此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有些小晶刃没有打到鼠妖,反而刺到地上时,周围的机关又开始启动了!我清楚地看到电击鍊快速地从墙壁中伸了出来往刺到地上的小晶刃那儿攻击,紧接着,箭机关也著出动,不停往其他插到地上的小晶刃位置狂射....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我兴奋的一喊,''另一个机制若是那个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

要不是因为有发现到这个现像,我根本想不到另一个觸动机关机制的条件就是──

参赛者的元力!

刚刚小晶刃不仅碰到了地面且它本身具有我灌输的元力,恰好符合了机关启动机制的两个要件,因此机关才会又开始发动攻击。

得到了答案后,我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我知道要怎么通过【综合之道】了!

接下来,我故意不朝鼠妖攻击,而是控制著小晶刃嵌进鼠妖脚下的石地,让弓箭与电击鍊代劳将很多鼠妖给歼灭。
『这样不仅省了我不少元力,还能更有效解决鼠妖』我看向了前方,『这里的鼠妖解决的差不多了!我也该继续前进』

我快速从一旁爬下了墙壁,开始持续往前奔跑。

无可避免地,有新的机关被觸动。

一路上我一边警戒新的机关会从哪裡冒出来攻击、一边故意挑衅鼠妖让牠们持续追着我跑。此时,前方出现了方柱!

''这不是【机关之路】就出现过的机关吗?''我兴奋地笑了起来,''真是天助我也!''

我不加思索地跳上了方柱往前一段距离之后,故意大力地踏脚发出声音让鼠妖清楚掌握我所在的位置,而鼠妖的确也成功爬上了不高的方柱,朝着我留了超多的口水。

''你们不是很想吃我吗?''我朝牠们比了个''come on
,baby~’’的欠扁手势,''快上啊!''

受到了我的刺激后,鼠妖果然冲动地追了过来。

『上钩了!』我露出得逞的微笑后也开始往前跑,觸动方柱上的机关启动点。

不出所料地,上方墙壁内果然也出现了方柱,快速地从天而降压扁了追在我身后的鼠妖们。

''呵呵!成功了!''我高兴地大呼并专注於向前跑。

渐渐的,我看见前方出现了转角后,我依照与第二关一样的步调,抓準了时机跳进了转角通道后,立马警戒地转身看向后头。

原本以为会有大圆石出现,结果却出乎我预料....

左右墙壁竟然开始合拢!

''什么!!''在慌乱之中,我看到墙壁出现了S形状的缝隙,我只好将身形成现S状,成功将身形嵌入那S型空间后,墙壁又再度分开了。

''...........''我彻底无言。

往前了几步后,墙壁又要合了起来,而这次缝隙呈Y型,使我得将腿伸直后,上半身斜斜的向前倾。

一路上,墙壁上出现了各种形状使我不得不摆出千奇百怪的姿势。

终于过了这一机关后,我忍不住摀住了脸。

''...........''太过羞耻了啊!特別是Z字型时得跪在地上、双手向前伸直、屁股要挺起来!

双手拍了拍红起来的面颊后,我抬起头来向前方探视。
只见眼前泛著耀眼的橘光,那不正是...!

''臥曹,不会吧!''我睁大眼睛,往那个橘光奔去后,我发现自己出现在【嚎哭地穴】外头。

''.........''我原以为到了终点时会兴奋的仰天大叫,没想到我意外很平静地看著外头的夜空。

混帐!最後的机关把我满腔的热血都给抹去了啊喂!把我前面的觉悟、紧张感还给我!!

此时,数据面自动出现了积分提示''恭喜参赛者安里花了1小时完成了中级任务【嚎哭地穴】,获得3500积分!''

领取完任务奖励后,紧绷的身躯突然放鬆,各种疲累感湧了上来。

''呼!''我往前走了好几大步后,看到不远处有个较平坦的石堆。

''先到那儿坐下休息吧!''我坐在了地上、背紧靠著石头,打算小睡一下。

不久,有两人朝着嚎哭地穴前进,他们的交谈声打断了我的浅眠。

←───[ 嚎哭地穴前 ]───→
''就是这了!格瑞大人''鬼狐天冲指了指里头道,''传言里头有一块石板能够让人知晓想知道的一切。''

格瑞!排名第二的高手!

聽到这个名字,我偷偷探出了头往他们两人方向看。只见格瑞眉头深锁、眼神冰冷,扛在肩上的烈斩於暗暗的天色中仍微微闪着绿色的锐利刀光。

只见他面不改色的进入了嚎哭地穴......

我将头伸了回来,回想自己从第一关到第三关的过程.....

''恩......不知道格瑞过最後一关时会有什么表情呢?''我脑袋不禁开始将格瑞的身型摆出我认为最羞耻的Z字型....

''不行!''我摇了摇头,''我想像不到啊!''实在很难想像啊!像格瑞那种冷面摆出那种姿势时的神情....

''真让人大开眼界,竟然这么快就能突破这【嚎哭地穴】的迷宫''鬼狐天冲微了微身,做出恭敬的姿势继续道''啊!失礼,这种等级对您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吧!格瑞大人''

''What?!''我立马回了头震惊地看向正从洞口出来的格瑞,''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我立即点开画面查了查时间。

『我刚刚差不多18:30时从嚎哭地穴出来,小眠不到几分钟,他们就来了!』我继续往回推算,『而现在才18:45,也就是说.....』

格瑞破完了整个【嚎哭地穴】顶多才花了十五分钟!!

『这就是排民第二的实力』我心裡大为佩服,『比我快了至少4倍以上』

''哼!''格瑞冷酷地哼了一声,将手上的一块石板丟给了鬼狐天冲。

''没错!就是这个''鬼狐天冲抚摸着石板道,''请稍等,我马上就为您解读它''

说完,鬼狐天冲闪着蓝光的手扫过石板后,空无一物的板子出现了字后慢慢地飞到了空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周围出现了符咒....

紧接着,我的脑袋闪过了记忆片段......

『这不是我的记忆!』我惊觉地道,『画面中喊着妈妈的银发男孩难道是...』

突然,格瑞兇狠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我要的是兇手和真相,而不是记忆回放!''格瑞眨眼间便闪到鬼狐天冲前,快狠準地将烈斩抵在鬼狐天冲的脖子上,''那些事,我记得比谁都清楚!''

格瑞愤怒的看著鬼狐天冲道''这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

''不要误会,格瑞大人,这块石板能够提供给我们的信息只有这么多了''鬼狐天冲解释道,''我并没有欺瞒您的意思,毕竟我们所要探求的本来就是禁忌之物,没有人能保证会获得什么样的结果''

看著格瑞越发锐利的眼神,鬼狐天冲继续道''如果您真的信不过我,大可以杀了本人,换一个合作者。''

『不是吧!?』我紧张的看著对峙的两人,『格瑞会痛下杀手吗?』

过不了多久,格瑞''嘁!''了一声,将烈斩拿开了!

『呼!』我暗自鬆了一口气,毕竟杀人这种重口味的场面我还是不想看到啊。

''不要让我知道你在耍花样!''格瑞冷声道。

''当然!我们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格瑞大人''鬼狐天冲又微微鞠躬,再抬起头来道''如果得到了新的线索,我仍然会立刻通知您,在这场凹凸大赛中,我们只有互相协助,才能达成各自的願望''

''哼!''格瑞再次哼了一声,便将头撇向一旁不看鬼狐天冲的走了。

正当我觉得这场风波终于结束能继续小眠后,我惊觉到格瑞刚刚走的方向好像是..往我这来啊?

不敢回头看得我当机立断,觉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后,便开始迈开步伐,快速离开嚎哭地穴。

我跑了好长好长的距离后,半膝跪地、手摀著胸口疯狂喘著气。

''嗯!跑到了这么远,应该没事了吧!''我拍了拍膝盖沾到的沙尘,露出放心的笑容。

''你刚刚躲在一旁幹什么?''后头出现冷酷的声音。

我身体立即僵硬了起来,感受到有武器抵在我右边的脖子旁。

眼珠子偷偷往旁边一看后,我觉得我完蛋了

我擦!那是烈斩!我被格瑞拿着烈斩抵著啊喂!!!

待续...............

凹凸世界長篇同人文 新生(5)-试炼

成功通过【鼠妖之巢】后,眼前只有一个入口。

这一次它直接挑明参赛者要面对什么关卡,直接在入口上刻了【机关之路】两个字,並且在入口地上呈X状叉了两支箭矢。

我思考了一会儿,想到在进入【鼠妖之巢】前,左边那条路也布满着机关。

''看来不管我选哪一条都一样啊!都得要过了怪物的关卡和机关的关卡''我站在入口往裡面看了看,''这次依样画葫芦,再丟石子试试有什么机关''

打定好主意,我用力踢了一个小石子进去,没想到才聽到石子撞击地板的''抠抠''声五次,有一个方柱竟从入口伸了出来!幸好我反应快立即往旁边一闪才没被打中。

方柱持续伸到一定的距离后,又快速的折回、消失在了入口。

『哇哩!』我冒著冷汗地看著裡面,『才没几步就埋伏了这么一个大陷阱!』

我於入口处左右来回,想著能尽量不误觸陷阱的法子。

看著在我手边的晶刃,我又想到了个办法。

''若是将晶刃变大,我再坐在上头并控制晶刃飞起来,不就可以不踩到地、避免误觸机关了吗?''我兴奋地道。

我控制著晶刃将其变大,但才变到一半,头开始微微晕了,使我立即停手。

『刚刚在鼠妖之巢,已耗了我不少元力』我解除了晶刃的变大模式『虽说是个不错的方法,还是省著点元力好了』说完,我只有再变一把晶刃晶刃,让左右手各拿一把。

深吸了口气,我握紧十字晶刃,硬著头皮进入了 【机关之路】。

【嚎哭地穴第二关卡─机关之路】开始!

我缓缓地往前,小心翼翼地看著前方。

果不其然,刚刚的方柱又再次出现了,直直地往我面前扑过来,而我早做好了心理準备往左方一闪,结果头上的墙壁立即出现了拉好了的弓箭,往我这方向射过来!

『真是不给人留退路呢!不闪的话就会被方柱打中,而闪了话就会觸动下一个机关朝自己攻击!』我用力挥动晶刃削断了好几支弓箭并趁机跳上了已伸出入口的方柱,『等到方柱收回来时便能顺便带着我往前,我也能专心地抵禦弓箭!』

正这么想时,我感受到自己的脚踩到方柱上的一个凸起。

''不妙!''我大喊。

果不其然,突然有一大块阴影笼罩著我的头顶,上面的墙壁里也出现了方柱!!

幸好我往前闪躲再加上脚下的方柱往回收时给了我一点往前的助力,我成功躲开了方柱由上往下的突击。

但令我更意外的是,我每往前跑一步就觸动一个机关。

『臥槽!这方柱到底埋了多少机关啊!』我边跑边想道,
头快速的往后一看,更多的方柱接二连三的从天而降,离我愈来愈近。

恰巧在这时,被我当作地板的方柱已经要完全收回到它出现的墙壁里,而且在右方还出现了转角通道!

我往右方一跳,成功躲避了往下落的方柱。

''呼!''我疯狂地喘气、单膝跪在地上。

对于完全不熟悉的机关通道,若是稍有犹豫便会粉身碎骨!

没让我休息太久,周围的地板开始震动,而且震动的频率还愈来愈大。

回头一看,发现有一颗大圆石正往我的方向滚来。

''我的老天鹅啊啊啊啊啊!!!''我又开始拔腿狂奔,''还不让人休息啦!这混帐陷阱!''

更惨的是,很多弓箭陷阱又被觸动,四面八方的往我这射来,我只能边挥动双刃边往前逃跑。

好不容易才看到这关卡的终点就在眼前不远处时,前方的路突然出现了大洞!

我拚命的将手上晶刃的刀面变长嵌入对面的路并再将其缩短将自己往对岸拉,此时刚好大圆石向洞口滚,呈水平拋射状态……

生死一瞬间……

控制缩短的速度刚刚好,铁石跟我只差了一公分便直直往洞口深处落去,而我平安地到达了对面……

我终于通过了【机关之路】 了!
当我一步一步地走到【机关之路】  的终点时,我的身体竟比我的意志先行反应,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腿也不受控制的发软,整个人坐到了地上……

真的是差一点点……我就会被圆石……

【机关之路】使我深刻的体认到,在无知的危险面前,若不拼尽全力便会失去了性命……

我的手又下意识地握住了项鍊、抚平汹湧的心绪。

『来到这【嚎哭地穴】后,我都不知握住项鍊多少次了』我亲了亲项鍊,『真是谢谢你送的鍊子!吉米,让我能保持冷静』

抑制住了颤抖,我再次坚强地站了起来,眼神锐利的望向第三关卡的入口。

只要再过这一关,便能成功到达【嚎哭地穴】的出口,彻底完成任务!

淘汰赛只剩下两周的时间,为了能晋级,我得挤进百强的行列,已经没有让我磨蹭的时间了!

“走吧!”我大声吼道并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我知道是我真正展现觉悟的第一步。

       
【嚎哭地穴─第二关卡】─成功
【嚎哭地穴─最终关卡】─待续

凹凸長篇同人文  新生(4)-關卡
http://blackxie511.lofter.com/post/1f046ecd_10e66758
裡面寫到安里自創了個招式【八卦】,怕大家看不懂,附上此示意圖喔~~~~(畫渣請見諒)

凹凸世界長篇同人文 新生(4)-关卡

我点开数据页面正要查看任务栏时,发现右上角有一个醒目的礼物图案。

''嗯?这是什么?''好奇心驱使下,我点击了它,突然出现了系统提示音。

''恭喜参赛者安里达成了个人成就!!!''系统音用著欢快的语调说着,并在数据面上放出了烟火的特效。

''什么个人成就?''我问道。

''哼哼!你达成了终端机的超隐藏任务【认真看完所有的技能手续页面】''系统音道。

''什么是超隐藏任务啊?''我歪著头问道。

''好吧!看在妳是新人的份上为您进行完整的个人解说''系统音回答并在我的数据面上弄出不同的图标符号开始讲解。

''任务有分两大类,分別是一般任务和隐藏任务,一般任务指的是会出现在数据页面上,也就是任何参赛者都可以知道和去挑战的任务,难度分成初级、中级和高级,而隐藏任务正如其名,其内容是不会出现在任务页面上的,它也有依照难度分成普通隐藏任务和超级隐藏任务,而要能达成隐藏任务条件真得是得靠机运啰!''系统音夸奖我道,''根据目前的终端纪录,这个超隐藏任务只有你一人达成,真是非常不容易啊!''

『那是因为页数颇多让很多人都懒得看吧!』我在心裡吐槽道。(=皿=)

''那完成隐藏任务和一般任务有什么区別吗?''我继续问。

''当然有区別,完成隐藏任务所获得福利根本不是一般任务能比的,假设一个初级任务最多能拿200积分好了,而完成一个普通隐藏任务可能就能拿1000积分,福利整整差了五倍呢!''系统音道。

''虾米!!??''我震惊地大喊,''差这么多?!''
∑(;°Д°)

''是啊!而完成一个超级隐藏任务相当於完成了5个高级任务喔!获得的礼品可是非常珍贵的喔!''系统音调侃我道,''呵呵!看你兴奋到眼睛都放光了!''

聽系统音说完,我红著脸收起自己的痴样。

''所以,我的奖励到底是什么?''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恭喜参赛者安里达成超级隐藏任务【认真看完所有的技能手续页面】,您将得到由大赛提供给您的超珍贵奖励─【回元丹】以及超量5000积分!''

''【回元丹】??''我满脸问号。

''用了【回元丹】后,能让身体受的任何伤害还有耗掉的元力瞬间完全复原,而且还附赠顺移到任何地方的功能,是个遭遇生命危险时能保命用的神器呦!''系统音持续道''由于您是目前唯一又是第一人完成这个超级隐藏任务,终端判定给您这项奖励,如何?很棒吧?''系统音可爱地问道。

根本是好到逆天了吧喂!没有什么比能保住一命的道具好了吧?

''对了!再提醒你最後一句,吃了【回元丹】后,记得要喊要顺移到的地点呦!''系统音道。

和系统音道了谢且领取了5000积分与【回元丹】后,我控制著晶刃将其切成极细的粉状并将其放入吉米送给我的鍊子里。

那鍊子上的十字架是可拆式的,裡面有点小空间能放置被我弄成粉状的【回元丹】。

''好了!安全!''掛好项鍊后,我再次点开画面,发现自己的排名竟从第3967名跃升为第1308名!

以为看错的我,点开积分排行榜查看,发现自己真的前进了好多名!

''大赛的积分基準大概是怎么样的呢?''我快速地往上划查看,发现第一名的嘉德罗斯已有30000积分,刚好是我积分的6倍!

『如此看来,想在两周内成功进入前百名,至少每日积分所得得有千分的水準』我脑袋转了转又想道『纵使有打猎大型危险动物的经验,但我初来乍到,对任何一个环境都不太熟悉,若是贸然选择可能免不了吃了大亏,还是先选个安全性高、初级怪物多的地方练练一两天吧!』

打定好主意后,我立即点开任务栏查看。

''恩....有好多喔!''我看著眼前琳瑯满目的任务项目,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择哪个才好。

''唉~到底该怎么选呢?''我叹了口气道。

''你怎么了?看起来愁眉苦脸的?''有一位女生突然站在我身旁道。

只见对方穿著粉色上衣和可爱的黑色短裙,头上戴了个星型发夹,蓝色的眼睛满是关心的神情。

''您好,我是刚来到这的新人安里''我礼貌地和对方打招呼。

''我叫做凯莉,你直接称呼我为凯莉就行了!''凯莉友善地说道,''看你看著任务栏发呆,难不成是不知该选哪一个吗?''

''恩恩''我坦诚地道,''我想先择一个危险性相对低的地方刷怪,但是不知该选哪一个''

''原来如此啊~''凯莉露出更加柔和的笑容道,''刚好很多任务我都解过,倒是可以介绍你一个地方呦~''

''真的吗!?''我眼泛晶光,一脸''求大佬指示''的神情看著凯莉。

''保证那裡危险性不会太高,而且还很好玩喔!''凯莉指了指一个项目,''我建议这个副本任务─【嚎哭地穴】''

''【嚎哭地穴】?''

''嗯!它算是融合闯关游戏和刷怪为一体的任务吧!''凯莉继续道,''不僅危险性不高、能刷怪还有一些简单的机关,保证能轻鬆通过拿到海量积分喔~''

''那【嚎哭地穴】在哪裡呢?''我兴奋地问道。

凯莉在我的数据面上点出了凹凸星球的地图并用手指著一个地方。

''这里就是【嚎哭地穴】,妳到了那裡后会发现泛著橘光的洞口,只要进去便算是接下了任务。''凯莉回道。

''真是谢谢妳了!凯莉''我向凯莉鞠了90度的躬,''没有你的提点我还不知有这么一个副本''

''你太客气了!安里''凯莉握著我的手道,''参赛者间互相帮助也没有什么的,只希望你在解任务时还是要小心点,就算危险度不高''

和凯莉道別后,我转了个身欢快地朝【嚎哭地穴】前进。

我没有注意到,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剎那,凯莉露出了狡黠的眼神。

''呵呵!真的是很天真呢!嚎哭地穴可是出了名的死地呢!

''凯莉含着一颗棒棒糖,看著我离去的背影道,''又有好戏能看了呢!''

说完,凯莉叫出了【星月刃】正要偷偷跟著我时,一群穿著白色袍子和戴着面具的人挡在了她的面前。

''星月魔女凯莉!终于找著妳了!''莱纳兇狠地道并亮出袖子下的匕首,''妳最好还是乖乖的跟我们回鬼天盟!''

''真是的,你们真的很爱妨碍我看戏呢!''凯莉使出了星标向他们发动了攻击后便坐上【星月刃】飞在半空中。

''本小姐不奉陪啦!''说完,她快速离去。

''她飞往自由丛林去了''莱纳发号施令,''我们追!''

''是!!''鬼天盟其他成员喊道。

←───[ 嚎哭地穴洞口前 ]───→

到了嚎哭地穴的我,有点傻眼的看著眼前的情景。

嚎哭地穴洞口正如凯莉所言泛著橘光,洞穴周围有著超大的藤蔓捲曲著,再加上天色很暗,整个透著诡异的氛围。

我保持警戒的心情,仔细观察周围和感受这儿的空气。

『洞穴里充满野兽的腥气与锐气,还有淡淡的铁锈味』我疑惑地想『这里真的不危险吗?』

脑袋里又浮现出凯莉友善的表情,我摇了摇头否定自己的猜想。

『凯莉好心的告诉我这一个副本,我怎能怀疑人家呢?』我不禁唾弃自己并深呼吸一口气,『不用想那么多,试就对了』

我解除了晶刃的隐形并变出了五把晶刃分別在我前、后、左、右、上的地方当作防护后,踏入了嚎哭地穴。

任务【嚎哭地穴】,开始!

进去了四、五步,地下立即出现了一个墙将入口给挡住。

''这应该就是让你只能到终点不得退缩的意思了吧!''我推论道并更加紧绷了神经。

走了一段路,意外的都没有碰到什么怪物和陷阱。

正当我思考这是不是什么障眼法时,前方出现了岔路。

''看来,进去岔路后才是真正的开始。''我肯定地道。

因为在穴外感受到的浓厚腥味和锈味,就是从这两个岔路发散出来的,不管是哪一条,我都感觉到了危险,但是为了前进,我是必得选择一条。

四处张望时,我的脚无意间碰到了一颗石子。看著石子,我灵光一现地将其拾了起来并将它往左边的路内一丟,果不其然,石子觸动了机关,一堆锐利的箭快速从天而降、插进了地面,可见那力道之大!

小心起见,我再捡起一颗石头往右边的路内一丟,却没有什么反应。

''那就先往右边吧!''决定了后,我走进了右边的路。

往前大概走了十来步后,我发现上方刻了一行字。

''鼠.....妖.......之.....巢''才刚唸完,一大堆怪物从四周窜了出来,将我团团围住。

只见怪物体型剖大、外型似鼠、双眼鲜红、爪牙锐利,朝我张开着的嘴巴不停流出绿色的唾液。

牠们像是在观察盘旋在我周边的晶刃,先是绕着我转圈。
之后,有一隻在我身后的鼠妖发出了攻势,其他的五隻也跟著一跃而上!

我当机立断地瞬间变出更多晶刃刺向先攻的六隻鼠妖的耳朵。

『鼠类最为厉害的便是聽觉,先断了它们敏锐的感知能力』我心裡道。

成功的毁了六隻鼠妖的聽觉后,牠们的确慌张了起来,不停的''吱吱''叫!

『那是牠们的警戒声!初步的威吓成功了!』我手裡握了两把晶刃、控制另外四把飞在我身边当辅助,快速冲向那六隻鼠妖,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挥刀速度和致命的刀法攻击牠们的心窝,转眼之间,六隻鼠妖纷纷倒地。

我甩掉手上与刃上的屑肉,兇狠地看著剩下的十二隻鼠妖们。

''来吧!''我大声地吆喝着。

鼠妖受到我的挑衅,大力挥动牠们锐利的爪子一起朝我进攻。

而我早在挑衅他们前已变好了八把大晶刃飞在我的头上待命,再牠们要碰到我时,我手指往下一划,八把大晶刃往下刺入,一次性从八隻鼠妖的背后刺穿心脏並且嵌入地面成了八卦状。

『先将晶刃变超大的刀面排成八卦状,往下刺时不仅可以攻击还可以围住我的四周当成防禦壁』我微笑地想道,『真是谢谢刚刚的箭机关给我的启发,让我想出这招【八卦】』

''那么就趕快结束吧!''我瞬间解除了【八卦】,趁着四隻鼠妖闪避不及直接瞄準了牠们的心窝,结束了这场战斗。

不得不说,与鼠妖的战斗让我想起了之前在威洛剋星与吉米打猎时的情景。

我紧紧握住了项鍊并持续向前走...........

为了逝去的吉米...为了威洛剋星.....我一定要完成任务........

跨过鼠妖的尸体,我进入了下一个关卡。

【嚎哭地穴─第一关卡】─成功
【嚎哭地穴─第二关卡】─待续

#若看不太懂安里的【八卦】,附上此網址
http://blackxie511.lofter.com/post/1f046ecd_10e74acd有示意圖可看喔~~

凹凸世界長篇同人文 新生(3)-技能

当周围被白色占据之后,出现一大堆的数据面在空中随意排列。

“欢迎加入这场充满梦想和疯狂的游戏~尊敬的参赛者!”系统音持续道,“準备好为胜利和希望而战了吗?準备好迎接无比刺激的挑战了吗?準备好面对生与死的考验了吗?”

听到系统音的问题,我严肃地说了声''準备好了!''后便立正站好,等待指示。

''很好!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要先进行一点点的书面工作”说完,机器音再次强调道,“真的只是一点点”

接着,那些於空中随意排列的数据面部分陈列在我眼前。

''诊断内容....第一页....''我眼睛快速扫视著数据内容。

虽然页数颇多,但好在我的阅读速度很快,看完全部的内容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

''恩!看完了!''我向系统说道。

''哇!''系统机器音惊讶地说,''你是我见过最有耐心的参赛者了!竟然乖乖地将全部内容看完''

''这没有什么的''我靦腆地道,''我只是想说内容里一定有重要的大赛资讯,最好还是把他看完''

''嗯嗯!''机器音讚同地道,''里面的确有些重要的讯息。

像是元力武器受损时,得找元力充沛的地方才能快速修复、凹凸世界有哪些地方元力充沛、什么系別的技能去哪里修练最适合、技能可以如何使用...在内容都有提到。

''不过有些只是个提点,要如何发挥技能还是要靠参赛者自行掌握喔!''机器音提醒道,''好了!那么言归正传,请在盘面上按下确认键吧~!''

终于要有元力技能了!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兴奋。
ヾ(@† ▽ †@)ノ

''好的!让你久等了!凹凸大赛系统已经解析完毕,为您配属了最适合您的专属技能''机器音持续俏皮地说道,''有没有很期待?那么马上揭晓....''

''参赛者─安里,你的能力就是....''

我眼前的盘面出现了''技能角子机'',画面不断跑着图案。

画面停止,连成一线的图案看起来好像是刀刃?

''元力技能,準备输出........''系统音道。

我走到了一旁正在等待技能输出完成时,又再次看到那位金发少年,只见他带着笑脸用著左右摇摆的滑稽步伐走到终端机前,按下盘面上的黄色按钮。

『原来他也是来领技能的新人啊!』我心里肯定道,『难怪他也会搭著飞船』

正当我想到这里,手掌心突然散发出了耀眼的黑紫色的光芒......

''参赛者安里,您的元力技能已激活...''系统音再次出声道,''您的能力─【十字晶刃】已準备好。''

怀着紧张的心情,我轻轻握住了他。

黑紫色光芒快速汇聚成一体,有个十字状的利刃出现在我的手边°

这就是我的元力技能─【十字晶刃】,之后我都要靠著它与其他参赛者竞争了!

满腔的兴奋之情使我想要立即挥动利刃来试试时,顿时余光注意到周围的人正好奇地看着自己……

『若是在大众面前使用,等于是将自己的底牌翻出来』我戒备地看着四周,『还是小心为好,先不试了。』

想到这,我想把利刃收起来,手习惯性地往左侧一摸,摸空的感觉才想起自己的随身包已成星球上的粉渣了……被那包子脸(指嘉德罗斯)的一击!

正当我烦恼著如何戴着晶刃才方便时,晶刃竟然从手中飞了起来!

我震惊地翻转了好几下自己的右掌,晶刃像是有生命似的跟著我的动作上下飞舞!

『难道我可以靠著意志控制我的晶刃吗?』我臆测道。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我在心中喊道『两把晶刃』,结果晶刃真的出现了两把各在我的左右手!

我控制著利刃让它飞到我各自的肩膀上并发号了『隐形』的施令。

顿时,晶刃呈了半透明状。

『是有要隐形的迹象了,但这状态还是让人看的到啊!』我伤脑筋地想,『难不成这晶刃的控制有什么特殊限制吗?』

正苦恼的我,偷偷注意旁人打量我的议论声.....

''咦!她黑紫色的刀刃呢?刚刚明明还在她肩上的啊?''

''可能被她收起来了吧?''

''不!我刚刚有看到,她的刀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

突然消失了一般?

听到这句话,我惊喜地看向仍飞在我肩头上的刀刃。

看来隐形是成功的,旁人看不到我的刃,只有我看的到!

『想想也是嘛!我隐形的目的主要是让''旁人''看不到而不是''我本人''看不到』我开心地想

,『看来这技能真是挺方便的,真能完全依照自己所想来控制呢!』

因为对自己的技能有了初步发现沉浸於兴奋情绪中的我,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位戴着面具的参赛者正用他锐利的目光盯着我。

←───[ 离安里不远处 ]───→

''那个技能.....没有看过呢!''鬼狐天冲道。

''鬼狐大人,要去调查她吗?''站在一旁的莱纳恭敬地问道。

''不用了!只是个刚加入比赛的新人而已''鬼狐天冲持续道,''我们还是先专注於百强的动静,今天凹凸大厅上聚集了不少这些高手''

''是!''莱纳道。

←───[ 终端机一旁 ]───→

解决了''如何收好我的武器''的问题后,终端机前出现了一阵骚动。

有一只长着刺尾巴的怪兽用著它惊人的移动能力不停地朝金张开牠的血喷大口。

金身旁的紫堂幻操纵著小斯巴达们摆出各种阵式应对着铁角兽。

此时,金对着周围的人喊道“喂!就没有人能帮帮他吗?你们不是都很厉害的吗?”

没想到周围的参赛者纷纷冷漠答“要帮你帮啊!”“少管閒事”“我还巴不得少个对手”“老娘才不想淌这趟浑水”……

我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脑袋回想起史伯的提醒。

………………………………………………………...................................................................................................

“你真要去参加比赛?”史伯严肃地问。

“没错!我去意已决。”我抓住自己胸口上的鍊子。

“好吧!那么再听我一句提醒”史伯眼神微暗地道,“凹凸大赛是很现实的,到了那里別妄想有人会帮你”

“有这么夸张吗?”我怀疑道,“我相信人与人之间多少还是会互相帮忙的”

“那是因为你从小到大都在威洛克星”史伯继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富饶之星人们的尔虞我诈”

“你要记得,凹凸大赛会有很多这种人,甚至为了自己的胜利不惜出卖队友。”

………………………………………………………...................................................................................................

在威洛克星,村中若是有人有困难,就算能帮助的不多,大家都还是会主动去帮忙的。

我以为是史伯把人形容得太过冷漠,没想到是真的,还在自己眼前上演……

这些参赛者真是如此的冷血……

压不住心中的气愤,我正要上前支援紫堂幻时,金抓起了一个裁判型机器人往铁角兽上一丟、吸引牠的注意。

''来啊!你不是想咬我吗?大笨怪!''金故意挑衅道。

只见铁角兽''啊~!!''的一声跳往金的方向,而金发挥出他惊人的闪避速度躲避了这一击。

''太慢啦!''金又快速地上前。

''好帅呀!''紫堂幻讚叹道。

我以为金要开始攻击铁角兽了,又想上前加入支援时,没想到........

那家伙竟然开始和铁角兽玩起''你追我跑''的游戏啊喂!

''来啊来啊来啊!追不到我追不到我追不到我!''金跑来跑去,我与紫堂幻的视线也跟著他左右移动,直到他开始体力不支而奋力往前一闪,不小心跌了一跤。

小斯巴达们立刻遵从指挥挡在铁角兽面前,而紫堂幻快速移到正要站起身的金面前表示关心。

''你..你没事吧?为什么不逃走?这场战斗明明跟你没有关系的。''紫堂幻问。

''吵死了!''金大喊,''因为觉得和自己无关,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在一旁看戏吗?''他握紧了拳头继续道,''但我偏偏看不下去!不管是多强的怪物、不管跟我有没有关系,遇到这种家伙,我就一定要全力去打倒牠!''

''你...''一旁的紫堂幻震惊地看着金。

听到金的这则发言,我欣慰地露出了笑容.....看来我''人性始终有善''的信念在这大赛上还是适用的,因为有眼前这位金发少年。

刚好在这一时刻,金的元力技能也準备完毕,在他的手心当中出现了一个箭头散发着耀眼的黄色光芒。

周围的人包括我都被他手中的箭头吸引住了目光。

「是矢量箭头!」

「我好像听说过这技能」......

他握住了箭头,立马来了个三百六十度转身道''来的正好,吃我这招!''并用力地挥动他的右手高喊''【矢量冲击】!!!''

一个挺大的金黄色箭头快速又笔直的击中那只怪兽并将其打至天际、化作了蓝天中的一颗星。

『好厉害啊~』我於心中讚叹道并记下了金的身形,『看来他保有一颗善良的心呢!要不要去和他打个交道呢?』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呜!但是这样贸然找人讲话,对方会不会觉得我很怪啊?』......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裁判型机器人发话了...

''各位参赛者请注意!裁判长丹尼尔大人有重要事项宣布!''

顿时,众人目光町向凹凸大厅中上方,丹尼尔的身形渐渐显像.........

''参加凹凸大赛的勇士们,我是本届凹凸大赛的裁判长丹尼尔''丹尼尔的眼睛扫视了周围,''首先要恭喜奋战至今的各位,大赛很快就要进入下一阶段,预赛截止日期还有两周,届时积分排行榜的前100名的参赛者,就可以晋级下一轮的淘汰赛''

大家纷纷点开各自的数据面查看自己的排名...

''那我的排名是?''我紧张的看着不断在跑的画面,结果出现了''3967''这一排数字....

''呜呜呜呜!倒数第二名!''我悲剧地跪在地上,脑袋浮现起在威洛克星第一次与丹尼尔见面时他说的话。

''原来他那时所说积分不够会遭淘汰是这个意思''我仰天长啸,''怎么办?我真的被这该死的二大爷坑了!!!''
(ノ▼Д▼)ノ

''请排名暂时靠后的各位也不要灰心,即使是现在的最末位,也有可能成为最终的第一名''他柔和地看向参赛者,''还记得自己参加凹凸大赛的初衷吗?还记得对胜利的那份坚持和自信吗?还记得深埋在内心中那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去实现的愿望吗?''

此刻我抬头望向他,发现丹尼尔的眼神突然转往我这边。

我汗颜,敢情他是听到了我刚刚的仰天长啸吗?
∑( ̄□ ̄;)

''是的,不要忘记不要放弃,为了那份无法释怀的执念和必须为之战斗的理由,拼搏到最后一刻吧!这里是拥有著无限可能性的凹凸大赛,在这里一切的未来都是未知数!''看丹尼尔说到这里,眼神再度转移了目标,我暗自松了口气,''自己的命运,只有用自己的力量去争取和掌喔!''

''哇呼!哇哇哇呼!''周围的人开始大声欢呼。

丹尼尔看着热血沸腾的参赛者,说了句''很好!期待各位的表现''后,便华丽地退场了!

看审判长已宣布完事情,周围的参赛者也纷纷散开了!

我紧紧的握住吉米送给我的鍊子让自己抚平高涨的情绪。

不得不说这审判长虽有坑我的嫌疑,但他还挺会振奋人心的。

凹凸大赛,一场拥有任何可能性的大赛.......

我看向仍飞在我肩上的晶刃,说道''之后就请多指教了!【十字晶刃】''我控制它遮住直射我眼睛的阳光并开始点开数据面看看任务栏。

游戏,正式开始了!